栏目分类
热门教改前沿文章推荐

阳光体育网

阳光体育网

首页 >> 体育在线 >> 教改前沿 >> INTRODUCE

美国中小学体育教学研究的新进展

2011-10-16 09:45 作者:秩名 来源:互联网 浏览: 我要评论 (条) 字号:

摘要:美国中小学体育教学研究的新进展 作者:Suzan F.Ayers1,Lynn D.Housner2,梁国立3 (1.美国西密芝根大学;2.美国西弗吉尼亚大学;3.美国威斯康星大学) 摘要:20世纪80年代初,美国比较系统的关于中小学体育教学的研究开始起步,而体育教师教育专业的知识基础

 

美国中小学体育教学研究的新进展

作者:Suzan F.Ayers1,Lynn D.Housner2,梁国立3 
(1.美国西密芝根大学;2.美国西弗吉尼亚大学;3.美国威斯康星大学)

      摘要:20世纪80年代初,美国比较系统的关于中小学体育教学的研究开始起步,而体育教师教育专业的知识基础也处于早期发展阶段。从那时起到现在,美国中小学体育的性质和状况已发生了显著的变化。这种变化,是基于所进行的首批对中小学体育的教学研究,以及这之后多年的坚实的科学实证研究。由此,关于体育教学的知识已经取得了难以置信的发展。
      关键词:美国;体育教学研究;体育教学知识
      中图分类号:G511(712) 文献标识码:B
      作者简介:Suzan FAyers,博士,美国西密芝根大学(Western Michigan University)体育教师教育专业助理教授,主要研究健康、体育、休闲和舞蹈;Lynn DHousner,博士,教授,美国西弗吉尼亚大学(West Virginia University)体育学院(School of Physical Education)副院长,主要研究教师和教练的认知、体育教学;梁国立,博士,美国威斯康星大学(University of Wisconsin)白水分校体育教师教育专业副教授,主要研究中美体育比较、体育教学、动作发展、体育教师教育。
      20世纪80年代早期,美国比较系统的关于中小学体育教学的研究开始起步。如同一般课堂教学的研究一样,体育教学研究开始于很多不成功的尝试。如把教师的个性特征(预定的变量如表现或热情)与学生的成果或教师的教学效果联系起来的尝试。在这之后,教学研究是对教学模式的比较,以决定教师的教学效果间的差异。Silverman(1991年)注意到这一类研究的一个固有的弱点,是缺乏确认教师确实进行的是哪种教学模式的教学证明。研究者只是简单地在实验前后对学生进行测量,并假设所执行的模式是研究者所要求的。对于有质量的研究而言,这种“黑箱操作”式的研究,现在被认为是不合适的。由于这个缺点,这种方法的研究,如同最初的研究一样,在揭示教/学过程的信息方面是不成功的。
      Nixon和Locke(1973年)在《第二教学研究手册》中对体育教学研究重新进行了聚焦。Nixon和Locke区分了了解学生如何学习和了解如何帮助学生学习之间的不同,并且呼吁进行更多的对动作技能教学的描述性分析研究。描述性分析研究是通过应用正式和非正式的仪器(工具),观察和记录教室中的教师和学生的行为、事件。研究人员使用这些仪器(工具)时,常常有一个观察的焦点(教师的行为、学生的行为以及教师与学生之间的行为),并记录、收集、分析这些行为数据。
      描述性分析研究的一个最初的例子,是由Anderson与Barrette(1978年)合编的《在练习馆里正发生着什么》。在这本书中所发表的研究内容,使用的是来自同一个录像数据库的行为数据资料,这些数据库的资料收集的是各类体育课中教师和学生的行为表现。他们的研究工作对体育教师和学生的行为表现,提供了丰富的描述和客观的分析,并且为以后的描述性分析研究奠定了框架。
      描述性分析研究推动了对体育十年的系统观察研究,并得到系统的充分发展(Darst,Zakrajsek,Mancini,1989年),以定量地描述来解释体育教学中的教和学的行为,以及解释体育课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此时,系统观察技术也被用于应用性行为分析研究(Siedentop,1983年;Ward和Barrett,2002年)。这类研究表明,应用相关行为的量化数据(如频率)作为反馈,在改变和保持多种教师和学生的行为方面,是非常有效的。
      在教室环境中进行的过程──结果性研究(process-product research),极大地影响了体育教学研究的方向。教室环境教学研究者发现,教师和学生的行为与学生学习之间存在着重要的相关关系(Brophy和Good,1986年)。这些研究表明,通过复习、使用众多的举例、检查理解情况、按照合理的成功和参与的高频率建构练习机会,对学生系统学习某项内容、完成学习任务是非常重要的。这类过程──结果性研究发展到直接教学(direct instruction)模式阶段,达到了高峰(Rosenshine和Stevens,1986年)。这种直接教学模式,现在仍然被认为是在教室和体育教学中比较有价值的、有效的教学模式(Rink,1996年),尤其是对于低年级的儿童。
      体育教学研究发现,直接教学模式的原则也适于有效地教授体育的内容,如清晰地展示信息、提供教学提示(Masser,1993年;Rink,1996年;Rink和Werner,1989年)、建构学习活动使学生能够循序渐进地练习,以达到参与和成功的目的(Buck,Harrison,Bryce,1991年;Silverman,1990年)。关于体育教学任务的研究发现:(1)对教学任务的展示越完整(如,完整的示范,总结性的提示,语言──视觉的演练)(Kwak,1994年),学生学到的越多;(2)内容的建构影响着学生的学习(Herbert,1996年);(3)练习的质量可以比练习的时间更重要(French,et al.,1991年)。
      早期对于有效的教的概念的理解,是建立在对过程──结果的研究基础上的,把教学看作是从教师流向学生的单向过程。但是,随着研究的深入进行,学者们开始更近距离地研究教室里的生态学(ecology of classrooms),关注着在教室环境中参与者之间的互动。随着教学生态学研究的深入,研究者开始了解到学生的角色在解释和反应教师的行为和教室事件中的作用。生态学观点的理论家们,强调学生通过他们带到教的环境中的想法、信念和知识,来调解教的过程和学生的学习行为(Lee,1997年;Shulman,1986年)。同样,在解释教室中的事件和学生的行为时,教师的信念、感觉和理解也发挥着调解作用(Griffey和Housner,1991年;Housner和Griffey,1985年)。因此,教学被视为在教师和学生之间的双向的过程。

      由于生态学方法的应用,研究者们把他们的注意力转到学科的学习任务上来。学科的学习任务被认为是形成教学的实质,并且成为引导学生的注意力、进行信息的传递以及参与态度的桥梁(Doyle,1986年)。根据这种观点,给学生安排的学习活动或任务代表着教师的要求和期待与学生学习之间的联系。Shulman(1986年)称这一研究领域为“缺失的程序”,并呼唤更多对学科内容、内容知识与教学以及学科学习任务之间关系的系统研究。把学科知识以易于接受的方式传授给学习者,这部分知识被称为“学科教学法的知识”(pedagogical content knowledge,PCK)。学科教学法的知识包括类推、比喻、举例、演示、模拟、学习任务等,这些知识用于在教师的知识和学生的知识间建立桥梁(Shulman,1986年)。
      认识到教师和学生在教学过程中的积极互动,关于体育学科学习时间的研究(academic learning time in physical education,ALT—PE)就有助于我们理解学生是如何完善学习进程的。课堂教学任务所花的时间在研究中起到了推动的作用(eg.,Berliner,1979年,Bloom,1980年)。在体育教学环境中,研究学科学习时间的工具一经开发出来并得以应用,几个研究都有相似的发现:体育教学中的学生,常常进行合适任务并进行成功练习的时间太少(Siedentop,Birdwell,Metzler,1979年)。关于ALT—PE的研究文献,揭示出在建构学习环境时,学生的个性特征(如技能、性别)是重要的变量,同时,由于体育的学习环境是如此复杂,其他的变量也会对学科学习时间造成影响(Graber,2001年)。
      对于进行实际的教学活动之前影响教师信念和行为的因素,研究者们也进行了研究。例如,具体地研究了课前的影响因素,包括计划、教师的价值取向和课程目标。在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研究的注意力更多的是在课的计划上,主要的发现包括:(1)制订教学计划会促进更频繁地使用积极地教的行为(eg.,Twardy & Yerg,1987年);(2)制订的计划是会随着经验变化的(Barrett,Sebren & Sheehan,1991年;McCarriar,1992年);(3)“教学效果好的”教师的计划,和新教师以及其他有经验的教师的计划是不一样的(Housner & Griffey,1985年;Stroot & Morton,1989年)。
      对于运用研究工具来确定教师的价值信念和取向的研究(value beliefs and orientations;Ennis & Hooper,1988年and VOI|2;Ennis & Chen,1993年),Ennis和同事们已经系统地检验了由体育教师的价值取向所构成的信念结构和哲学立场以及这些结构对教师的教学内容选择、计划和教学准备所产生的影响。这样的内容已被翻译成六种语言,包括中文。如Graber(2001年)所注释的,Ennis的一些研究要点包括:(1)教师的目标决定与他们的价值取向间的一致性(Ennis & Zhu,1991年);(2)教师价值取向的程度调整着他们对在职培训的反应(Ennis,Mueller,& Hooper,1990年);(3)环境的限制在形成价值取向中的角色(Ennis,1992年;Ennis,Ross,& Chen,1992年);以及(4)不同原因对教师价值取向的影响(Ennis,1994a,1994b;Ennis & Chen,1995年)。总而言之,这些发现表明,当教师能够控制他们的教育环境时,他们确实能够制定反映他们价值取向的课程、教学和评价决策。另外,当教师根据不同的价值观念(如纪律、学习过程、社会、以学生为中心)安排他们的教学活动,而不是专注于一或两个优先观念时,他们是不能对一个专门课程的内容和价值给学生传达一个清晰的信息的。
      目前,有影响的美国体育课程模式包括:(1)社会和个人责任模式(social and personal responsibility,Hellison,1995年),(2)与健康相关的体育模式(health-related physical education,McKenzie,Sallis,Faucette,Roby,& Kolody,1993年),(3)整合的体育模式(integrated physical education,Placek,1996年),(4)竞技运动体育模式(sport education,Siedentop,1994年),(5)理解性的探索策略/游戏模式(tactical/games for understanding approaches,Griffin,Mitchell,& Oslin,1997年),(6)历险和户外活动模式(adventure/outdoor,Dyson,1995年)。很多体育教学研究的学者,已经对这些课程模式中教师使用的方法,尤其是促进“处于危险”(at-risk)的学生参与学习的方法,进行了检验。通过从早期研究方法中获得的教训,现在绝大多数对课程模式进行的研究,使用了多种方法进行数据的收集,注重文档的可靠性处理,以及更自然地进行描述性分析研究,而不是再如早期一样进行半试验性或比较性的研究。
      一些课程模式是很有前途的,而一些模式还没有进行实证性检验。例如,Hellison的社会和个人责任模式,在直觉上而言是有价值的,特别是对“处于危险”的个体,但它缺乏实践上的支持。竞技运动体育模式(Siedentop,1994年)是一个被广泛研究的课程模式,虽然还没有明确的发现,但是竞技运动体育课程模式已经得证于学生技能的改进(Ormond,Christie,Barbieri,& Schell,2002年 )和参与者的极大乐趣(Hastie,1998年,2000年)。这里关键是要认识到竞技运动体育的单元,一般要比传统上的教学单元的时间要长。但是,当与其他任何模式进行比较时,竞技运动体育的课程模式是有说服力的,它的益处之一就是给游离于身体活动边缘的学生,提供了极大的参与机会和同学之间形成的亲密关系。
      Hodges-Kulinna,Martin,Lai,Kliber,& Reed(2003年)报告了他们首次进行的大规模评价体育教学课上的心率研究,他们的研究对象是3~12年级的505名学生,参加者在课上51%的时间里,将他们的心率保持在目标心率区间。他们建议教师在选择教学内容时,要考虑到年级和性别,这是由于在初中阶段,女生在个体性活动中可能会更积极,而男生在团队性竞技运动中可能会更积极。这些调查所发出的信息是,在体育课中,当所有的学生接受相似水平的身体活动时,不同的活动会激发不同学生不同的身体活动水平。
      随着日益发展的社会多元化以及对于学生在学习过程中所扮演的互动角色的认识,研究者近期专注于在体育教学中学生认知的作用以及学生对教学的调解和影响。Amelia Lee和Melinda Solmon是这一领域研究的先驱者。在他们的研究中,所用的是社会认知视角,包括:(1)教学评价中学生的想法(Lee,Landin,Carter,1992年),(2)动机取向(Solmon,1996年)和学生的目标取向(Solmon,Boone,1993年)对学习的影响,(3)学生对教学的调解和影响(Solmon & Lee,1996年),(4)开发研究工具来测量体育课中学生的认知过程(Solmon & Lee,1997年)。这些研究所得出的结论有:(1)教师可能需要注意学生初始的个性特征,(2)教师需要更多地了解影响学生关于身体活动经验的最初的信念、态度和价值等因素,(3)以学生认为有意义的知识,改进教师的教学活动,从而能够激发学生积极反应(Lee,1997年)。

      《体育教学期刊》(Journal of Teaching Physical Education)近期的一篇文章(Griffin,& Placek,2001年)研究了体育课中学生具有的身体活动的专门相关知识。研究者使用信息过程的方法研究了学生有关体能概念的知识,考证“学生带到体育课上的知识,是概念化的,还是接近于专家的知识结构”。他们发现六年级的学生还没形成一定深度的知识结构,而且解决与内容相关的问题对学生而言还是一种挑战。作者的结论是,六年级的体育参加者具有不同的叙述性知识的能力(declarative know-ledge),但是对于把叙述性知识转化为程序性知识(procedural knowledge)还有困难。叙述性知识属于静态的“知道什么(know-what)”知识,主要在描述某个事实或概念;而程序性知识则属于动态的“知道如何(know-how)”知识,主要在描述某事的处理过程。
      这篇文章中谈到的其他研究中所涉及的学习观点,帮助描述了存在于个体、学习活动和环境间的内在关系。这些关系导致教师每天在体育课上要面对迅捷的变化和复杂环境。这些研究的学者强调测量和了解学生以前知识的必要性以及教师在讲授比赛的进攻性技能和战术时所面对的困难。这些结论也许部分解释了体育教师为什么没有为学生提供充分的战术教学。另外,以上的研究都对认知在体育课中的价值意义予以肯定。
      关于学生以及他们对体育课和学校教学环境的看法和感受,研究表明学生是积极的参与者,来建构对于他们自己有意义的真实的关于专业知识和学习的环境。研究者通过应用定性和诠释性的研究方法思考来自建构主义、后现代和批判性的视角所强调的问题,来描述学生和教师是如何看待他们的经历以及这些经历对体育教学的意义。对此所进行的研究,有两条历史的研究主线。第一条是Griffin对男女生参加身体活动所存在的巨大不同的早期研究。两种性别都有高水平及低水平的参加者。这个里程碑性的研究提供了大量信息,并且支持了这样的事实,即参与方式因性别而不同,因此在进行研究时应该把性别作为自变量包括进去。研究的第二条主线,是表现在Graham(1995年)研究学生对体育教学经历感受的文章中。这篇文章的主要发现包括:(1)即使是年龄小的儿童也能够理解和描述体育教学的目的──当教师能够清晰理解和不断陈述时;(2)在非常小的年龄时,儿童就可以对教学内容以及这些内容在体育教学中是如何传递的,表达他们的感觉、需要和想法;(3)“事实是,对于太多的青少年来说,体育教学是灾难性的和不舒服的经历”。
      关于教师的研究,所关注的问题和思考,包括新教师对工作的调整和适应以及新老教师所面对的社会化(Lawson,1983年)、边缘化(Curtner-Smith,1997年;O’Sullivan,1994年)、歧视(Sparkes,Templin,& Schempp,1993年)以及新教师如何整合并应用在教师教育中所获得的知识和技能于新的实际工作中(Matanin & Collier,2003年)。
      可以想象社会化渗透如何合乎逻辑地影响着对体育教师的边缘化和歧视,并影响着新教师把他们的专业准备和实际体育教学实践进行联系的能力。如同在Lawson的早期研究中所建议的,很多有能力和创新精神的体育教师离开教学,是有很多不同的原因的(如兼职角色的压力、累垮了、提升的可能)。那么,出现体育教师混日子的消极社会化现象就不令人惊讶了。
      关于这点,从社会学研究文献得到的一些一致性的发现包括:(1)非体育教师继续视体育教师的内容渺小到仅仅是他们的课间休息(eg.,Curtner-Smith,1997年);(2)为了减少体育课的内容在学校中的边缘性(副课)(eg.,OSullivan,1994年),我们必须改进体育教学的质量;(3)体育师范生的自身经历以及他们在K-12中体育课的体验,相对于要求他们所进行的优质体育教学而言,要比他们在教师教育专业学习中所接受的培养更有影响力(Doolittle,Dodds,& Placek,1993年;Matanin & Collier,2003年)。
      最近在美国所发生的重要变化,是从描述和证明如何进行有效的体育教学实践的研究,转为在这些实践的基础上进行大规模的有计划的规范教学。随着基于国家学科标准的教育以及评价的进行,美国体育教学专业组织的回应是建立美国K—12体育的标准(NASPE,1995年)。随之而来的是努力改革,以建立大量的州范围的标准。在Judy Rink的领导下,南卡罗来纳州已经对K-12水平的体育教学评价进行了立法。这个州的专业组织(南卡罗来纳州健康、体育教学、休闲和舞蹈联盟,SCAHPERD)是作为在南卡罗来纳州推动责任运动的动力。在共同的努力下,SCAHPERD领导这场运动不断发展,并实现立法,以监管高中学生的达标。在最初的对高中评价的努力之后,进行了师资培训和编写初中和小学的标准评价。并且,把体育课程列到学校的成绩报告卡上,与核心学术课程(如数学、科学、英语)并列,成为了在为体育教学进行立法斗争中的里程碑。在2001年的春季,南卡罗来纳州有1/3的高中学校上报了学生的体育教学的表现数据。分析结果依次上报给州的教育部,并报告给每一个学区的学校管理层。根据在校学生达到州的标准的百分比,每一个学校都得到了一个等级。来自南卡罗来纳州的初始发现包括:(1)教师能够使用评分标准,对学生完(不)成的动作表现进行准确的评价(Williams,2003年);(2)要求负责的测量来促进有计划地改变;(3)每一个教师的努力都是重要的;(4)教师的培训有助于这一运动的良好发展;(5)能够团队运作的部门更容易成功(Rink & Castelli,2003年)。
      类似于南卡罗来纳州的努力,纽约州(Fay & Doolittle,2002年)、北卡罗来纳州(Veal,Campbell,Johnson,McKethan,2002年)以及怀俄明州(Deal,Byra,Jenkins,Gates,2002年)也都开始了标准的评价努力。所有这些标准的发展、评价计划和实践,已经为改进美国的体育教学作出了显著的贡献。
      随着大量高质量、科学地研究工作的进行,体育教学研究的未来是光明的(Silverman & Manson,2003年)。一些令人激动的研究领域可能包括对学生兴趣(e.g.,Chen,2001年)、动机(e.g.,Solmon,2003年)和计划的评价(e.g.,Rink & Mitchell,2003年)以及认知(Griffin & Placek,2001年)的研究。通过吸取过去研究中的教训,体育教学研究有能力赋予实践以实证性的发现。这个专业的发展趋势是良好的,对于培养未来的研究者和教师而言,也是同样。用Daryl Siedentop的话讲(2001年)“如果我们仔细观察,我相信我们会看到,以我们自己的努力,可以最好地解释为什么(美国)学校的体育教学是今天这样。”

 

(限于版面,参考文献从略)


文章来源于:中国出版指南网http://www.999edu.cn/

 

(责任编辑:阳光体育)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 阳光体育网

◎最新评论
      谈谈您对该文章的看
      表  情:
      评论内容:
      评论昵称: 点击我更换图片
      * 请注意用语文明且合法,谢谢合作 审核后才会显示! Ctrl+回车 可以直接发表